广告

兰馨亚洲入股只字不提 深信服隐匿变更历史心中有鬼?

  海外上市计划未果、知名风投兰馨亚洲5500万元入股、多次股权变更等信息在该公司招股书中均未披露半字,在拟上市公司中出现这一情况着实罕见。此外,受毛利率下降及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该公司盈利水平也已呈下降趋势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云计算业务或将迎来爆发期”,“云计算视为业务亮点”,“加速海外和云计算布局”……这,并非某个云计算论坛的宣传标语,而是计算机板块上市公司中报的高频总结之词。

  之所以被万千宠爱屡屡翻牌,与涉及该概念的个股上半年云计算业务均出现大幅增长密切相关。

  2017年4月,中国工信部公布《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计划提出到2019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从2015年的1500亿元扩大至4300亿元,并成为信息化建设的主要形态和建设网络强国、制造强国的重要支撑。

  在政策层面支持、下游需求增加以及资本驱动下,计算机行业纷纷涉足云计算领域,以期获得政策红利和分食行业蛋糕的机会。其中已上市公司业绩顺势大幅增长;云计算创业公司更被投资机构重重包围。至于那些率先涉足云计算领域的拟IPO公司,无疑迎来了最好的时光,通过扩大云计算版图为登陆资本市场加分当是顺理成章。

  近日,因云计算业务规模扩大实现营收增长的深信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信服”)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书,该公司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低于4001万新股,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40001万股,计划募集资金13亿元。所募资金将用于网络安全系列产品研发和云计算系列产品研发项目。

  招股书显示,深信服专注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行业,以向企业级用户提供信息安全、云计算、企业级无线相关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尽管2016年深信服云计算业务营收同比增长200%之多,但该项业务毛利率却较低,从而拖累深信服主营业务毛利率逐年下降,利润增长亦出现停滞。

  同时,《投资时报》记者发现,从2000年成立到2016年设立股份公司,在十六年深信服历史沿革中,对于海外上市计划未果、知名风投兰馨亚洲5500万元入股、多次股权变更等资本运作等诸多重大事项,该公司在招股书中只字未提,这种情况在《投资时报》记者研究过的百余家上市公司中实属罕见。

  隐匿的十六年历史沿革

  对于投资者来说,上市公司股权变化历程、是否有风投投资及上市之后大股东是否退出等因素,均影响其是否投资该公司股票或者是否长期持有该公司股票的决定。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第三条规定,不论本准则是否有明确规定,凡对投资者做出投资决策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均应披露。

  据招股书显示,深信服前身为深圳市深信服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信服有限”)。深信服有限成立于2000年12月25日,由何朝曦、熊武和冯毅共同出资设立,持股比分别为43.33%、36.67%和20%。

  2016年深信服有限通过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此时合计已有17名发起人。除创始人三人持股比例在5%以上且分别变更为23.40%、20.28%和9.36%外,其余14名股东里持股比例5%以上的仅一名,为Diamond Bright International Limited(下称“DB”),持股比例为20%,位列该公司第三大股东。

  不过,DB是以何种角色、什么时间、多少资金入股该公司的,招股书均未提及,仅简单介绍了其股权结构。《投资时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分别以电话及邮件方式采访深信服董秘办,截至发稿之前均未得到回复。

  记者进一步查询深圳市信用网发现,自深信服成立以来,该网站显示其变更信息多达20条,除经过多次增资,注册资本由30万元增加至36000万元外,该公司主要变化信息包括6条。

  其一,2003年1月30日,深信服新增法人股东为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创业服务中心,出资额为10万元,持股比例为25.00%。其二,2006年3月22日,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创业服务中心撤资,并将深信服股权转让给其余股东。其三,2007年3月1日,深信服股东人数由四名自然人变更为九名。其四,2008年1月11日,外资机构DBIL和GO-WIDE SHIPPING HOLDING LIMITED(下称“GWS”)分别出资1200万元和120万元参股深信服,持股比例分别为20%和2%。其五,2008年2月4日,经营范围变更后该公司增加的业务为软件产品、网络产品的研发性生产,而这之前深信服经营范围亦出现多次变更。其六,2015年11月17日,GWS撤资,并将股权转让与深圳信服伯开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值得注意的是,DB作为深信服现在的第三大股东,其实际控制人为知名风投机构兰馨亚洲投资集团。该集团投资的成功案例包括携程、智联招聘及正保远程教育等已于美国上市的公司,且均成功实现获利退出。2007年,该集团投资炎黄健康传媒,但因后者业绩承诺未实现及内部管理混乱等因素影响,该案例成为风投界典型失败案例之一。

  2008年,有媒体报道称,兰馨亚洲在2007年年底以5500万元入股深信服。此后,深信服计划在海外上市,但未透露上市时间。而彼时兰馨亚洲已经开始介绍投资银行与深信服接触。2011年中旬,亦有外媒报道称“中国网络安全产品厂商深信服计划赴美上市,募集资金约1亿美元。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负责该公司的上市发行。”然而至此以后,均未见后续进展相关信息。

  十六年公司经营进程中发生的资本运作、股权变更、业务变化等事件为何未在招股书中披露?深信服与兰馨亚洲之间是否存在业绩承诺?如果锁定期满,兰馨亚洲选择撤资退出,深信服将作何应对?面对《投资时报》记者抛出的种种疑问,深信服方面仍选择“沉默是金”。

  盈利增长难以为继

  尽管云计算业务正值行业爆发期,但大部分计算机公司均以软件业务见长,而云计算不是一个可以独立存在的技术,它需要很多底层硬件的支持才能够顺利运行。这也就意味着硬件部分的成本高低决定云计算业务毛利率的高低。

  招股书显示,深信服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下称“报告期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50亿元、13.19亿元、17.50亿元及3.7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33亿元、3.48亿元、2.46亿元及0.18亿元。营收虽保持增长,但深信服2016年净利润同比下滑29.27%。

  一方面营收增长缘于云计算业务营收增长,但云计算业务毛利率偏低的同时,亦出现逐年下降的态势。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深信服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4.29%、80.8%、72.66%和77.42%。其中云计算业务毛利率仅为70.92%、51.23%、57.15%和55.84%。而云计算业务总营收占比分别为0.83%、5.45%、12.65%和16.64%。

  深信服招股书中表示,“公司成本结构中原材料成本占比较高,特别是云计算业务中服务器成本较高,若未来原材料价格因上游供货商集中度提升等原因出现上涨,将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存在下降风险。”

  与此同时,随着云计算行业竞争加剧,深信服销售费用亦水涨船高,甚至重金聘请体坛明星邹市明和谌龙代言,而其销售费用率却已远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深信服对外的大量推广活动基本都以云计算业务为主导。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深信服销售费用分

  (来源:投资时报)

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海南网原创稿件,非海南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海南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关键词阅读:
  •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ICP备13067700号
  • 联盟中国、《全国地方媒体》核心成员、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信用之星
    © 海南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