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个人境外直投重启航 海外直投先行者选择观望

文 │ 本刊记者 张玲玲

2008年,22岁的温州飞龙汽车集团投资运营部经理郑金国前往澳大利亚就读,当时他刚上大一。

对于个人携币入境,澳大利亚有严格限制,要求不得超过一万澳币,也就相当于6万多人民币。年轻的郑金国并不了解行情,甫一出国,就随身带了三万多澳币,入境之时,在调查表上“携带是否超过一万”的选项上画了一个勾,结果被带到出入境的一个小办公室里,眼睁睁看着保安点钱,并无可奈何地交了一笔不菲的税和罚金。

他以这样的故事解释自己早年的“青涩与不懂行情”。事实上,对于人民币的出境,中国同样有着严格限制:中国居民每人每年换汇额度仅为5万美元,且不允许个人进行境外直接投资。

当时出于读书住宿的考虑,郑金国打算在澳洲买一套房子,当时看中的房子售价在100多万澳币,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汇出,只能求助于地下钱庄。地产钱庄在澳洲会设有专门的门面,当地留学生和华人都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较大金额的外汇流通。

“一般地下钱庄劳务提成抽取汇款金额的2到3个点,并不算太贵。”郑回忆,但是硬伤来自于双方的信任,以及可能遭遇极高的法律风险,从而造成资金在转移过程中的损失。

按照流程,客户在资金转移前半个小时给电话,告知具体转移金额和交易比重,就可以按照当时黑市牌价确定兑换汇率。客户如果认可,就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将资金打入庄家。

除去央行反洗钱局会对大额转让交易进行调查带来的法律风险,也有客户出于资金安全考虑,恐地下钱庄卷款逃走,所以对庄家提供的一般一次打入不会超过一百万元。这六百多万人民币郑分六七次才能逐渐打完。

1998年,郑金国出国的十年前,温州人陈志远背着一身债务到了阿联酋。他最早从事儿童剪刀制造,但是市场放开之后,工艺粗糙的小剪刀开始被逐渐淘汰,“工人仍在厂内,却接不到活”。

厂子倒闭之后,陈志远带着仅有1000元钱到了阿联酋。和众多出境者类似,早去的亲友在当地做接应,自己则从香港辗转进入中东。而陈选择中东的原因是,出境的成本低,并且相对方便。

按照当地规定,先拿到三个月的临时签证,找到工作之后,则可以转为长签。通过摆地摊赚来的一些资金积累,陈志远在当地寻求更多可以投资的项目,并最终发现了一个待售的商城。

苦于匮乏资金,陈志远回到温州之后,找到众多商家谈商城一事。此后,一百多名商家分批渡入,人先入境,商品则通过集装箱的方式入境,以此规避资金出境带来的巨大麻烦。

由于中国目前对资本项下的外汇仍然实行严格的审批管理制度,因此个人与企业的境外投资用汇成为一大难题。尽管国家正苦于外汇储备急速增长且承受着巨大的升值压力,但现行的结售付汇政策却不允许个人与企业在资本项下拥有自有外汇,企业用汇必须得到外汇管理部门的审批。

通过地下钱庄进行小流量的资金转移、或者是通过裙带关系出境,而后带着商品出口,通过销售商品换取资金,这是温州资本出境的普遍路径,经常项目下的贸易、收益和经常转移都可能成为资金流出的“可靠”渠道。更大流量的资金则需要在香港、开曼群岛、维尔京群岛注册贸易类壳公司,以进出口贸易为接回。这些资金以各类曲线方式争先恐后地出境而去。一份来自温州外汇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温州境外投资额已经高达5352.7万美元,外汇资金汇出2139.04万美元,人民币境外投资176.7万美元,对外担保450万美元。温州民间资金出境投资的热情可见一斑。

温州瑞安人林光武是在1984年到的法国巴黎,目前林的身份是法国法华工商联合会的名誉会长,对于他来说,一个重要的职责是,在国内的投资者和国外的项目之间牵线搭桥。

“商会是国内投资者依赖最多的组织。”林光武表示,商会提供给投资者以相关项目讯息,投资者可以凭借商会提供的邀请函出境考察。

林是温州80万海外华侨中的一员,他们活跃在全球87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100多个商会组织,这些海外温州人与国内大多保持着紧密联系。在国内发展的温州人企业正借道商会,实现他们迫切的投资需求。

在此之前,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曾在温州低调试水。2011年1月7日,温州市外经贸局曾将个人境外直投方案与相关配套文件作为1号文件发布实施,宣布开始为期一年的试点,一度成为国内首个放开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的城市,不过当时被国家外汇管理局以“审批手续不齐全”为由拒批,不出半月便宣告暂停。

此次温州金融改革十二条中,最为瞩目的即是个人境外直投的重新启航。此前,上海与天津分别就竞争个人直投试点作出过不同层面的努力。较之温州方案的审慎,上海的步子迈得更大。个人境外直投被设计为非金融类的外汇投资,主要指向移民投资、房地产投资和企业投资。

但绣球却最终落在了温州。

尽管十二条相关细则仍在制定当中,中国投资研究院院长林玉喜透露,或将在五月至六月公布全貌。按照此前温州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局长苏向青透露的方案,温州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可通过新设、并购、参股等方式,在境外设立非金融企业或取得既有非金融企业的所有权、控制权、经营管理权等权益。年满18岁的温州户籍居民,只要说明资金来源、投资项目合法证明等,即可向温州市商务局申请报名。

限制性的条款亦占多数,如此前试水期间,一个人一个项目不得超过300万美元,多个人一个项目不得超过1000万美元,一个人年度总额不得超过2亿美元;并同时规定,不准投资设立境外特殊目的的公司;对涉及我国禁止出口的技术和货物以及能源、矿产类境外投资设定限制;不准在与我国未建交国家投资;禁止在特定国家或地区的境外投资以及涉及多国(地区)利益的境外投资。房地产被限制的原因是,参与设计者认为,地产投资对于温州的产业升级并无实际益处。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表示: “中国的资本项目管制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境外对中国的投资(FDI);二是中国的资本项目开放,如现在正在讨论的国际板;还有一个是个人的借款,相当于短期的债务管理。除此三个外,其他的资本项目实际上已大部分放开。”

但这个和投资者的实际感受形成显著落差。此前按照相关规定,对于投资额在100万美元以上的对外投资项目,企业必须先向市发改委报项目可行性报告,然后由市发改委向省和国家发改委逐级上报;经批准立项后再由企业报当地外管分局,由外管分局报国家外汇总局;外管局批准后,再由企业报市外经贸委审批后由商务部颁发批准证书。小于100万美元的项目尽管可由当地审批,减少了上报中央政府的环节,但审批环节仍然较多。而这些冗杂的程序与规定,苏向青均希望能够在直投放闸中,予以解决。

无论以何种方式暗渡陈仓,企业和个人的出海在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之下,看来终究无可避免。不过,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外流的资金,他们在这个时间点,会更想寻求些什么?

“只是去买房子没意思”,郑金国说,“还需要缴纳不菲的房产税,还不如在国内买地开发地产赚得多。”

他希望,“至少可以去买一块土地,注册一个公司,找当地的团队开发。”

温州商融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远青觉得,个人直投,不应该简单视为买房炒地皮,而是可以想想,能够给国内的企业带来些什么?

“除入股收购海外企业之外,即便是普通的服装制造业,也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轻投资方式。比如去巴黎找当地一批设计师成立一个设计工作室,将法国最新款的服饰引到国内,适度改进推广。此类做法对温州的产业升级大有裨益。”

资源、技术与品牌是海外投资更为主要的目的,从早期的国企投资路径中即可以看出端倪,而民企正重复这一投资路径。此前,商贸、地产等投资占到了温州境外的七成以上,今天,矿业、酒店服务业等比重开始急剧上升,包括金融业投资也还是被温州人渐次试水。但由于缺乏监管机制,不少海外投资以亏损而告终。

作为创投企业的负责人,王远青对于直投的考虑更为贴近行业实际:寻找合适机会,将国内企业包装至海外上市。

业内也不乏对个人境外直投的担忧之声,其中业内人士最为担心的一点是,一旦这些资金出境,经财务运作后,其真实流向很难得到有效监管。此外,财经评论员叶檀(微博)也指出,虽然现在只是说在温州开放境外直投,但也有可能全国的资金都通过这个出口向境外进行直投,流向境外的数量可能比预想的要多。

出于监管考虑,温州在《方案》配套管理办法中规定,投资者境外直接投资外汇资金收支均应通过个人资本专用办理。开立和入账由温州市外汇管理部门核准,相关部门还会建立个人境外投资联合年检制度,了解境外企业的真实运营情况,加强动态管理。

“直投放开之后,相关配套是否能跟进,诸如程序是否足够简化,审批手续会不会太繁琐,时间会不会太长,都是我们在直投过程中要考虑的问题。”王远青表示。

比境外直投开闸更早一些的时候,郑金国与陈志远们都纷纷回国寻找机遇,无论如何解读,直投的重新开启,“终究是一个好事”,只是,对于他们来说,境外直投却可能需要更为长时间的观望。

  (来源:浙商)

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海南网原创稿件,非海南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海南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关键词阅读:
  •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ICP备13067700号
  • 联盟中国、《全国地方媒体》核心成员、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信用之星
    © 海南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