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海南网首页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新规落地 非标融资转型寻出路

2018-05-11 15:43:19 来源:中国经营报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新规落地 非标融资转型寻出路

  秦玉芳

  随着4月2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颁发,业内期待的资管新规终于落地。

  《意见》对非标资产的界定与之前存在较大差距,明确了标准化债券类资产的五大核心要素,提出期限匹配、限额及流动性管理等监管措施,并延长过渡期至2020年,允许过渡期内发行老产品对接存量资产,引导商业银行有序压缩非标存量规模。

  据广发证券测算,从资产端估算,2017年底非标规模约为37万亿元,以近期社会融资非标变化看,预测2018年非标规模或收缩1.4万亿~3.7万亿元。

  分析认为,非标融资市场需求仍然很大,要有堵有疏,提高中小企业标准化融资能力,同时加大交易市场支持力度,积极发展直接融资市场,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需求。

  重新界定

  此次《意见》提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当同时符合五个条件: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之外的债权类资产均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此前实际操作中对于非标认定是有区别的,此次出台的资管新规对标准化债券资产做了统一界定,把标准化债权资产的交易场所由“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交易市场”修改为“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另外提出了四个基本要求,即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

  某股份制银行广州某支行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实际操作中,银保监会和证监会对非标的定义区别很大,有些被证监会认定标准化的产品,到了银保监会口径却被认定为非标,资管新规的出台可以促进不同口径对非标界定标准统一。

  某沿海地区城商行资管部门副总经理也向记者透露,资管新规对标准化的定义跟过去的要求不太一致,新规要求满足五点才能界定为标准化资产,但以前没有这些方面明确的约束,差别比较大。“新规影响层面比较多,现在银行内部还在评估,按照新规的界定重新梳理,来判定哪些是标准化资产,哪些是非标资产,但未来整体大方向还是向债券方面发展。”

  《意见》明确指出,金融机构发行资产管理产品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应当遵守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制定的有关限额管理、流动性管理等监管标准。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未制定相关监管标准的,由中国人民银行督促根据本《意见》要求制定监管标准并予以执行。

  此外,《意见》还提出期限匹配等监管措施,要求资产管理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

  上述股份制银行广州某支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资产管理的资金主要是短期资金,但大部分非标资产投资周期比较长,尤其是像光伏发电等这类实体型项目,周期都在3~5年,这就导致期限错配,存在较大风险。“资管新规对流动性、期限匹配等做了监管规定,也有利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上述人士称,目前很多理财资产的非标投资都大于3年甚至5年,周期特别长,尽管资管新规将过渡期延长至2020年底,但要消化掉这些存量非标资产可能也比较困难。

  非标融资规模收缩

  资管新规对标准化债券类产品的重新界定,对非标业务将有何影响?对此,尹振涛指出,资管新规收窄了标准化债券类产品范围,删除了征求意见稿中对标准化产品交易市场“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要求,这也意味着今后以银登中心、机构间私募产品报价与服务系统和各地金融资产交易所等渠道开展的非标转标业务将被叫停。

  “资管新规出台后,非标资产规模会随着不断清偿而持续缩减,虽然短期内有增长,但实际上是解决存量,且未来不合规的产品类型不允许发行,长期来看非标规模将会缩减。”尹振涛表示。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则认为,资管新规对于现在存续的非标产品影响不会太大,但对于未来新增业务,尤其是通道业务影响明显。

  付立春指出,目前非标类产品主要有两大类型:通道类业务和真正的资管类产品(也称主动型产品)。通道业务实质上还是信贷业务,环节较多,整个链条的风险收益不匹配,资管新规出台后,这类业务可能会受到严管,空间将会被压缩。

  “另一方面,随着打破刚兑政策的逐步落地,真正资管类产品将会回归到资管本源,投资者会更多考察机构的资管能力和竞争力,各机构的差距也会拉开。”付立春表示,未来非标业务要实现标准化转型,表外转为表内还会持续推进,对资管格局会有较大影响,总体规模会收缩。

  广发证券研究认为,随着资管新规的逐步落地,短期内非标准化资管规模增速下降,甚至绝对规模收缩;长期来看资管产品终将向规范化和标准化方向发展。

  付立春指出,目前资管业务中非标业务占比较高,其中很多为通道业务,这种变相信贷业务将会被压缩,转回表内,变成标准化信贷业务。“目前降准、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等都是在为此做准备。未来业务结构中,通道类变相信贷业务占比会降低,而主动型产品比例将会增加。且行业里各个金融机构分化,如专业实力、行业格局也会变好。”

  对于非标融资趋势,广发证券认为,去杠杆下半场主要内容在于规范政策落地、调整融资需求结构,重点在于打破表外资金池刚兑,这一阶段中非标融资受影响程度强于去杠杆上半场。

  非标融资三大出路

  非标规模收缩的同时,市场对非标融资的需求不减。付立春认为,中小民营企业对非标融资的需求仍然很大,随着资管新规的出台,非标融资受到影响,但对于潜在融资需求也应该有堵有疏。

  在付立春看来,一方面要把标准化业务范围扩大,增强中小企业获得标准化贷款融资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还要扩大其他融资途径,如股权融资、产业基金融资、股权质押等,特别是拓展直接融资。

  人民银行在资管新规配发的答记者问中提出:“在规范非标投资的同时,为了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还需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 。兴业研究认为,为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相信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内,我国直接融资市场相关制度很有可能迎来较大的改变。

  付立春也指出,目前企业在直接融资方面很被动,主要是因为我国资本市场体系效率较低,需要完善的地方比较多。在他看来,目前政策对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新三板等交易所支持力度不够,对于我国庞大的创新型、成长型企业来说,目前直接融资支持力度太小。“虽然偏紧货币政策,但市场并不缺资金,也不缺优质资产,主要是缺乏规范、高效的资本体系。市场体系建设需要提速、增效。”

  对于非标融资转型出路,广发证券研究认为,可能存在三种转变方式:“非标转贷”,即非标融资转为表内信贷融资;“非标转标”,即原来的非标融资方式转为ABS、REITS等标准化资产形式;“非标转规”,即满足既有监管要求以后,非标可对接规范化私募资管产品。

  不过上述股份制银行广州某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资管新规并未将资产证券化业务(ABS)纳入范围,原因在于目前银保监会口径和证监会口径对该业务是非标还是标准化认定存在差距,未来ABS很可能会纳入标准化范围,这对银行来说是个很好的发展方向。

  此外,上述人士还指出,银行理财直接融资工具对银行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但目前市场条件还不成熟,未来前景广阔。

  (来源:中国经营报)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